位置:首页>保密传统

传递绝密军情,见证革命岁月:六面密印背后的红色往事

来源: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07-23 09:13:28
  在中国革命历史上,有一首“绝笔”诗,名叫《梅岭三章》。第一章这样写道:“断头今日意如何?创业艰难百战多。此去泉台招旧部,旌旗十万斩阎罗。”诗的作者陈毅在梅岭被国民党四十六师围困达20天之久,克服了无数难以想象的困苦,终于脱险。这首诗真实反映了南方游击战争的艰难处境,歌颂了伟大的革命精神。今天,就让我们一起重温这段红色往事。
 
  1936年冬,陈毅在梅岭被敌人围困时的藏身之处
 
  1934年秋,中央红军主力长征时,中共中央决定在中央革命根据地设立苏区中央分局、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办事处和中央军区,由项英任中央分局书记和中央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,陈毅任中央政府办事处主任,继续领导中央革命根据地及其邻近各根据地的党政军工作。
 
  1933年,陈毅(右)与江西少先总队长刘玉堂
 
  随着国民党部队的继续进攻,中央革命根据地被完全占领。留在根据地坚持斗争的党政军高级干部何叔衡、贺昌、阮啸仙、毛泽覃、万永诚、李赐凡、李天柱等先后在战斗中牺牲,瞿秋白、刘伯坚被俘,不久英勇就义。
 
  项英、陈毅等随部队突围后,分别转移到赣粤边、闽西和闽赣边地区,会同当地地方武装转入游击战争。由于突围时没法带出电台,从此,苏区中央分局与中央以及自己所领导的其他地区都失去了联系。
 
 
  1934年秋到1937年冬,就是几乎与外界失联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时期。这段时间,南方各根据地的红军和游击队不仅要和强大的敌人殊死搏斗,还要同内部动摇分子不懈斗争。当时好不容易拿到的珍贵情报,很可能是假消息,因为有很多叛徒、奸细、不良的地主甚至民团,都会渗透到部队里面传递各种错误的情报,甚至拉着队伍去投降!
 
  南方三年游击战争地区一景
 
  对于南方各根据地的红军和游击队来说,艰难的处境用“十面埋伏”来形容并不过分,如何保障情报的安全保密在此时显得尤为重要。那么,80多年前的革命先辈究竟用何种手段,在危机四伏之时,保住了情报安全呢?
 
  答案就在今天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。
 
  7月21日,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、李克强、张德江、俞正声、刘云山、王岐山、张高丽等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参观“铭记光辉历史  开创强军伟业——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主题展览”
 
  在这里,你会看到一个老物件——六面密印(又称六面内章)。六面密印的外观像个骰子,通体木质。就是它,担负着传递绝密军情的重任,是南方的红军和游击队秘密联络,在荒山野岭中彼此验证的印信。
 
 
  密印有“六面”,其实是五面刻花,花纹类似于星星,都是加密信息,代表“自己人”;最后一面虽然四周有花纹,但中间是空白,暗示“军情十万火急!!”
 
 
  1935年9月,红军挺进师政委刘英(曾任红七军团政治部主任)派专人呈送密印至泰南区,同时附有一封该密印使用方法的说明。
 
  “泰南区党委、政府,二位同志:本日我交本队伍送来六面内章一颗,内有空面填名字一个,不是太急不要用空面。用别面,即有苏干队到区;有空面印到,即有大队伍来。此印不可失落。如有白匪进功(攻),加盖空面印。切切为要。专此顺达,祝尔平安。
 
  公元一千九百三十五年九月十四日第七军团刘英付”
 
  1935年9月21日,敌人进攻泰南区,泰南区赶紧使用六面密印发出了紧急调令。
 
  闽东霞鼎泰中心县第三连第六队调到泰南区,希马上到达,紧急。
 
  公元一千九百三十五年九月二十一日
 
  闽东大家都知道,指的是福建东部。“霞鼎泰”大家可能稍微生疏些,分别指霞浦、福鼎、泰顺。 “霞”“鼎”在今天的福建境内,“泰”在今天的浙江南部。1935年,由粟裕任师长,刘英任政委的红军挺进师在这片区域牵制敌人,展开游击。
 
  1939年,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部分领导人在江苏溧水县水溪村合影
 
  军史记载,在南方坚持战斗的游击队,直到1936年底西安事变之后才逐渐恢复通讯。那三年里,他们承受了和长征红军同样的苦难和牺牲。这些游击战中的骨干力量,后来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,简称“新四军”。
 
  准备改编为新四军的南方红军游击队
 
  今天,“保密观”和大家一起了解了曾经传递绝密军情,见证革命岁月的六面密印的红色往事。它不仅记载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苦难坚守,更体现了红军指战员高超的斗争策略和指挥艺术。
 
  近日,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正举办“铭记光辉历史  开创强军伟业——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主题展览”,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前往一睹六面密印的风采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