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>保密传统

为了党,为了保密:那些年,红色女特工们的谍战往事(上)

来源: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07-20 14:36:20
  2月7日,110岁高龄的红色女特工黄慕兰在杭州辞世。黄慕兰原名黄彰定,又名黄淑仪、黄定慧,1907年生于湖南浏阳,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于北伐前夕在武汉投奔革命,担任汉口妇女部部长。后来,她隐藏党员身份,转入地下,屡立奇功,还曾救周恩来、关向应等中央领导人于危难中。她的辞世,引起人们哀悼的同时,也再一次引发大家对那段革命岁月的追忆和感慨。
 
 
  党的保密工作伴随着党的成立而产生,随着党的事业发展而不断完善。在这条隐蔽战线上,“把一切献给党”是党员们始终秉持的信念和操守。在那个战火纷飞、硝烟四起的年代,有很多像黄慕兰这样的红色女特工,她们爱党敬业、无怨无悔,把青春、智慧都献给了党的保密事业。
 
  电视剧《伪装者》剧照
 
  关露:
  隐姓埋名、终身未嫁,从才女到 “汉奸”的跌宕人生
 
 
  20世纪30年代有一部由著名电影演员白杨和赵丹主演的影片《十字街头》,影片里有一首家喻户晓、脍炙人口的插曲《春天里》:“春天里来百花香,朗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,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,照到了我的破衣裳,朗里格朗朗里格朗,穿过了大街走小巷,为了吃为了穿,朝夕都要忙……”电影一经上映,这首插曲立刻风靡大上海,一时间大街小巷,人人传唱。
 
  春天里
  赵丹 - 百年唱片名人名歌一: 20世纪初-1949年
 
 
  这首《春天里》的曲作者,是著名作曲家贺绿汀,而词作者,则是上个世纪30年代的著名诗人,曾经奉党之命打入日伪情报机关的左翼女作家关露。
 
 
  关露,河北宣化人,1907年出生在山西右玉县,原名胡寿楣,自幼父母双亡,18岁时只身闯荡大上海。1932年春加人左翼作家联盟,与夏衍、丁玲等共事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现在在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纪念馆里,仍收藏着令她一举成名的诗作《太平洋上的歌声》。
 
 
  抗日战争爆发后,1937年,上海沦陷,关露奉命留在上海。党组织派她打入上海极司非而路76号汪伪特工总部,策反特工头子李士群。因为1933年关露的妹夫李剑华被捕时,她妹妹胡绣枫曾经托李士群营救。后来李士群被国民党中统抓去,胡绣枫对李士群怀孕的妻子叶吉卿很是关照。于是李士群对关露和胡绣枫姐妹感恩戴德,表示将来如若发迹,一定报答。谁知抗战爆发,上海沦为孤岛,李士群真的“ 发迹”,当上了汪伪特工头子。
 
 
  到上海后,关露利用与李士群一家要好的关系,经常和叶吉卿一起逛街、外出游玩。在接近李士群大约两年后,李士群最终对关露说出了心里话。根据关露判断,李士群可以利用,很快,潘汉年在上海秘密约见李士群。尔后,李士群曾几次派人过江给新四军送情报,并且派人护送一大批中共领导干部越过层层封锁进入解放区,这些都是潘汉年和关露对他进行策反的结果。
 
  1942年夏,关露又接到一个新任务:到日本人创办的《女声》杂志做编辑,通过杂志社内日本左翼人士恢复与日本共产党的联系。
 
  1943年,《女声》受邀派人参加“大东亚文学者代表大会”,党组织希望关露借机前往日本,近一步加强和日本国内共产党的联系。在这次大会中,十几名中国代表被登报并附照片,之后关露更是被世人当作“文化汉奸”,遭到口诛笔伐。但她忍辱负重,从未吐露出一丝一毫心中的委屈或我党的秘密。
 
 
  解放后,关露受潘(汉年)案牵连曾两度被捕,1982年3月23日,中共中央组织部作出了《关于关露同志平反的决定》,当年12月5日,关露逝世。
 
  由于受潘(汉年)案牵连,关露曾坐牢十年,还蒙受“文化汉奸”的不白之冤二十七年。但她始终对党忠贞不贰,一生无怨无悔,所有探望过她的人,包括她的妹妹胡绣枫及儿女们都没有听到关露有哪怕一句怨言。她的外甥女李稻川曾说,关露没有倾诉的对象,很多秘密藏在她的心里,这种痛苦、孤独是其他人体会不到的,她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。
 
 
  沈安娜:
  虎穴驰骋,成功潜伏蒋介石身旁十一年
 
 
  沈安娜,1915年出生在江苏泰兴的一个书香门第。1932年入读上海南洋商业高级中学,结识了在中共特科从事秘密情报工作的中共党员华明之。后来,二人喜结良缘,成为终身革命伴侣,这是后话。1934年,由于没钱缴纳学费,沈安娜选择了收费低且学期短的中文速记学校。
 
  1934年冬,国民党浙江省政府要招一名速记员。中央特科领导王学文希望沈安娜能承担这个工作。经过考试,沈安娜被正式录用为浙江省政府秘书处议事科速记员。凭着每分钟一百多字的记录速度和一手好字,沈安娜很快在浙江省政府站稳脚跟。
 
  1938年8月,武汉保卫战失利,国民党机关开始撤往重庆。沈安娜和丈夫华明之遵照董必武的指示继续潜伏,跟着参政会前往重庆。10月,沈安娜正式进入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的机要处,当了机要速记员,承担了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的速记工作,因此能顺利获得蒋介石及国民党军事头目讲话等重要情报。
 
  此后,沈安娜就常在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、国防最高委员会、最高军事会议以及国民政府委员会的高层会议上担任速记。只要国民党政要召集重要会议,她就有可能在主席台的一侧就座,埋头记下会上的全部发言,然后将速记底稿译成汉字,由华明之负责摘要、整编、密写,送交中共中央南方局,再上报延安,供中央参考。毛泽东很重视沈安娜报送的情报。
 
  1938年12月,蒋介石从外地到了陪都重庆,立即主持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。沈安娜被指定任此次中常会的速记。此后,她进一步获悉了即将提交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讨论的两个文件,即《防止异党活动办法》(后改为《限制共产党活动办法》)和《关于共产党问题处置办法》,这是国民党发动反共高潮的纲领性文件。后来,中共中央把沈安娜提供的材料编入《摩擦从何而来》的小册子,并予以公布,明确指出:国民党下达的这两个文件,是造成国共摩擦的根源,在全国人民中产生了重大影响。
 
  沈安娜、华明之
 
  1946年年初,“旧政协”会议开幕,沈安娜白天参加大会做速记,晚上还要参加国民党的党团会议做速记。会议一结束, 沈安娜马上回家和华明之一起整理出书面材料, 连夜由华明之送给南方局派来的同志,再转送周恩来。周恩来由衷地称赞他们这段时期的情报:“及时、迅速、准确”——这看似简简单单的六个字,其实是对情报工作的最高要求。
 
  沈安娜、华明之传送文件的小皮箱,现陈列于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
 
  1946年4月,国民党中央机关开始从重庆逐渐迁回南京。沈安娜按照党的指示,在整个解放战争中,参加了国民党历次的中央全会、中央常委会、国防最高委员会(后改为政治委员会)以及立法院的所有重要会议。她全神贯注地记录着何应钦、白崇禧、陈诚等军事头目的军事报告,特别注意蒋介石的言行。
 
  蒋介石鉴于内部失密的教训,每逢讲到绝密军政问题时,总是突然下令:“这段不许记,把笔搁起来!”沈安娜知道,蒋介石越是不让记的话,越是党最需要了解的。她就细心地在心头默记,到休息时间,佯装去厕所,马上速记在纸上。当时国民党中央党部对保密也作出新规定,不准工作人员带文件和笔记本回家,但沈安娜还是想办法把速记材料带回去一份,回家后赶快译成正式文件送给组织。
 
 
  1948年4月14日发表在南京《中央日报》上的照片显示,主席台中央正在讲话的是蒋介石,沈安娜就坐在他左后方埋头记录
 
  1949年4月21日,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,并很快占领南京。此前在走投无路情况下,国民党政府不得不宣布迁往广州。党指示沈安娜和华明之:不必随国民党南下了,你们可去上海迎接解放。他们悄然离开南京,回到上海。1949年5月27日,上海解放,沈安娜的地下谍报生涯就此宣告结束。她的那些“速记”情报,正好记录了蒋家王朝由盛到衰的“金陵春梦”。
 
  新中国成立后,沈安娜夫妇进入国家安全局,担任司局级职务。1986年,萧克上将参观重庆红岩村,得知沈安娜的感人事迹后,特赋长达百行的五言长诗《无形战线》赞扬她,其中有句:“按住敌脉搏,指头卜吉凶……不用千钧棒,赛过孙悟空……” 1989年12月,沈安娜获得国家安全部为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颁发的荣誉奖章。
 
  邓颖超与沈安娜夫妇合影